虚拟运营商牌照或将于明年下发

  虚拟运营商牌照或将于明年发放

  到今年年底,虚拟运营商服务试点两年即将到期,明年将发放正式虚拟运营商牌照。在为期两年的试点期间,42家虚拟运营商中绝大多数已经启动或将要开展业务。但是,他们中的大多数在年终考试中都没有取得令人满意的成绩。无论是虚拟运营商的实际困难还是政策缺陷,如果实际情况在今后情况不会太好的时候不能正式授权。 □现状用户发展不可预测2013年12月26日,工业和信息化部(MIIT)授予前11家民营企业移动通信运营转售试点资格,通常被称为“虚拟运营商。此后,共有42家公司获得了许可证。经过初步的系统建设和网络对接等准备工作,真正的虚拟运营商业务数量已经是2014年下半年的事情了。从这一年半的情况来看,虚拟运营商的发展速度仍然明显落后于预期。在试点发行之初,业内人士乐观估计。到今年年底,虚拟运营商的数量将达到5000万左右。但实际情况是,截至2015年8月底,虚拟运营商数量移动转售业务总数达到了1132万,平均每月净增200万,占手机总数的0.9%电话用户占全国用户总数的48%。现实与理想之间的巨大差距一方面是由于业务发展缓慢,另外,虚拟运营商试点业务遇到的困难也大大限制了其发展。中国虚拟运营商联合会秘书长邹学勇认为,由于部分企业取得试点许可证而不是正式许可证,部分企业在投资业务时也有自己的担忧,对投资有一定的保留意见。他介绍,42家试点企业中,海信,平安等个别企业至今没有任何变动,其他虚拟运营商或已经投放批号,或已经启动内测。行动过的企业中,业务发展也很不平衡。只有78或80个用户在100万以上,而另外一些还没有大规模。根据工业和信息化部此前颁布的试点方案,虚拟运营商业务试点运营的截止日期为2015年12月31日,到期后将根据试点项目及时调整相关政策,研究虚拟运营商业务的正式商业问题。邹学勇介绍,工业和信息化部已经完成对虚拟运营商用户的归还调查,每个虚拟运营商的自我评估报告也已经提交给工业和信息化部,下一届工信部试点将在试点调查前进行,然后确定何时以及如何获得虚拟运营商的正式许可证。“现有的试点企业不应该能够获得正式的许可证,工信部必须考虑试点阶段的业务在决定哪些公司可以正式获得许可之前。“迪信集团负责虚拟运营商业务的黄建辉告诉记者,虚拟商业利润还远在虚拟运营商面前,还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如何赚钱据了解,在今天推出服务的所有虚拟运营商中,没有一家能够实现盈利的用户数量。对于所有的虚拟运营商来说,“赚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于虚拟运营商来说,仍然处于投资期,盈利是正常的。”邹学勇说,为了做电信业务,在营销,品牌推广和系统平台建设的早期阶段就需要投入很大的资金,都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据他估计,虚拟运营商希望有能力投入数字,预投资至少2000万元。据报道,一些虚拟运营商已经投入了数十亿美元。如此巨大的投资,在低利润率的虚拟运营商业务中,要实现盈利,确实需要很长时间。邹学勇还表示,即使抛开初期投资的摊销,虚拟运营商业务实现收支平衡的通信业务,先决条件也必须具备一定的用户规模和收入水平。 “我们做出了估算,虚拟运营商达到收入均衡,应该有超过1亿用户,其ARPU值(平均每月用户支出)为35元,而现在国内虚拟运营商的平均ARPU值仅为大概15元,从收入平衡点来说还有不小的差距。“对于一些虚拟运营商来说,特别是在互联网业务背景下,盈利似乎并不是很急促,他们更注重虚拟运营商业业务的主要驱动力商业。但是,大多数虚拟运营商的商业目标肯定是有利可图的,而不是匆忙。 “我们内部认为,要实现盈利将需要三年的时间,”黄建辉说。其实迪信息已经是一个用户数量达到150万,用户ARPU值在19元的虚拟运营商当中,所有的虚拟运营商都走在了前列,对于大多数虚拟运营商来说,要真正盈利,恐怕还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 □影响搅动市场的“鲶鱼”对于国内电信市场来说,虚拟运营商更多的是“鲶鱼”,它们搅动了市场。由于民营企业自身的灵活性和自由性,特别是互联网行业的企业加入虚拟运营商阵营,将互联网思维带入电信市场,也给三大运营商未能做到的消费者带来一些问题。革新。在国内虚拟运营商中,用户数量增长最快的是蜗牛手机,这是以前从事游戏业务的,在虚拟运营商业务中,游戏也将与电信业务相结合;京东开通虚拟运营商业务通过会员业务,会员消费可以交换免费的通信业务资源;在手机市场作为虚拟运营商市场的价格杀手,同样的价格赢得了59元套餐推出的3GB流量“吃”的手机卡,其中流量资费只有三大运营商关税的一半左右。另外,很多虚拟运营商在业务上都加入了不吃饭,没有月租,流量不明确等等,这对于用户来说也是一定的吸引力。客观地说,虚拟运营商这些创新业务形式的出现,真的迫使三大运营商发生了变化。可以看到,在过去两年,三大运营商也对业务资费做了很多调整,比如更灵活的组合套餐,季度套餐,半年套餐等。这些虚拟运营商背后的变化是:□即将面临的难题几乎所有的虚拟运营商都面临着运营发展中最棘手的问题。这是三大运营商的“颠倒和接近”问题。也就是说,三大运营商的虚拟运营商获得的业务批发价格,高于提供给用户的资费价格。品牌影响力远远小于三大运营商的虚拟运营商想要真正竞争,价格必然是一个重要手段,可以“虚拟倒挂”,虚拟运营商不得不面对这样的情况:关税没有竞争优势,根本无法吸引用户;或降低运营商的价格和竞争力,但用户发展越大,损失就越大。黄建辉说,挂牌倒挂现象的重要原因之一是两家运营商两年前和三大运营商谈到3G时代,现在三大运营商正在大力发展4G业务。 4G业务的成本远低于3G业务,业务还没有全面开展4G业务,因此价格与三大运营商存在差距。邹学勇认为,三家运营商还是应该给虚拟运营商更多的价格优惠。 “目前,三大运营商虚拟运营商的批发价格大概在6.5%到8%左右,而运营商内的一些集团用户甚至可以拿到50%的折扣。”他表示,“三大运营商至少应确保向虚拟运营商的批发价格低于代理商的价格”。卡号资源限制卡资源数量的扩张已成为发展中的又一挑战的虚拟运营商。据记者从多家虚拟运营商处了解到,三大运营商在虚拟运营商中分布170多个资源,根据试点城市先分配,然后从试点城市分配到当地的虚拟运营商最初对于虚拟运营商来说就是采用平均分配的方式,后来改为将业务开发分配给不同的虚拟运营商的卡资源。这个分配带来了很多问题。一是在不平衡地区和北方地区等热点城市的虚拟运营商面临着卡号不足的问题。在其他城市,可能会出现多余的卡片。其次,不同虚拟运营商之间存在不平衡。一些虚拟运营商的业务扩张速度更快,手中的号码卡数量有限。虚拟运营商卡资源也很丰富,发展缓慢。黄建辉还表示,在号码卡上,一些虚拟运营商的创新运营商得不到有效的支持。比如物联网业务,根据物联网业务的特点,对号码卡的需求量比较大,但是号码卡的ARPU值比较低,只有几元钱左右,跟传统电话号码卡开发物联网业务不划算,运营商不能提供类似的号码卡垃圾影响发展垃圾邮件和骚扰电话是每个运营商尤其是虚拟运营商的头痛问题,从已经有用户的反馈开始使用虚拟运营商170号卡,在接收垃圾短信的比例和垃圾短信发送方的比例上,170卡比三家运营商的号码卡要高,邹学勇表示,虚拟运营商的业务门槛因此有些人习惯于发送垃圾短信或骚扰电话,这并不奇怪,另外,缺乏三名操作员如此严格的实名数量系统和垃圾邮件监控屏蔽手段,也使这一现象更加突出。 “无论是严格执行数字实名制还是建立垃圾邮件监控和屏蔽系统,都是巨大的投入,对于虚拟运营商来说,要像三大运营商一样,是无能为力的。邹学勇认为,三大运营商应该在这些方面向虚拟运营商开放能力,使虚拟运营商能够接入三大运营商的垃圾邮件运营商管理平台,帮助虚拟运营商降低这方面的成本。他说:“三家运营商应该将虚拟运营商视为商业伙伴,而不是竞争对手。本文起源于或转载于移动互联网信息站的虚拟运营商牌照或将于明年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