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rsa 创始人蔡天懿:AI 算法比海量数据重要,这

  Versa创始人蔡天逸:AI算法比海量数据更重要,这是小公司能赢的根本原因

  技术新闻12月14日消息,2017年12月12日-13日第五届WISE大会 - “WISE2017新商务大会”如期举行。在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商业时代已经到来。我们认为,新商业是商业文明从“永恒”到“永恒新基础”,从“大失败”到“新而不落”的演变。在今天举行的36KW WISE 2017新品发布会上,Versa创始人蔡天毅发表了关于AI的小公司的演讲,2017年是AI的第一年,有人认为AI只是大公司可以参与的“战场” Versa认为即使是小公司也可以有自己的位置Versa成立于今年四月,推出Versa APP旗舰“AI时代最佳视觉创作”,现在拥有超过2亿的用户,蔡天逸说Versa基本的愿景是让创造者实现我们童年的梦想。作为创业公司,蔡先生主要结合Versa的实例,从三个方面分析小公司如何在AI时代站稳脚跟:首先,蔡天一认为AI算法比海量数据重要得多,数据使用“是关键,只有AI算法提高数据使用能力的能力得到了提高,才有可能开启一个全新的场景;其次,AI是一种技术,但不是深刻的; AI是只是应用层面的科学;人工智能不仅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思维方式,让人工智能思维武装给每一位员工;最后,人工智能的应用不应局限于教育,医疗,安全等大领域等等,也可以找到一个小小的剪辑,帮助老百姓实现小而美的梦想,或者实现我们童年的梦想。作为一个持续的企业家,蔡义毅认为工程师是现在最好的创业时代,经营国王变成了一个时代。“我们的产品会说话,我们的产品会接管人的思想。“ Versa创始人蔡坦伊以下是Versa创始人蔡天一的全文:大家好,我是Versa蔡天一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非常感谢WISE邀请我们参加此次盛会。今天我想和你讨论一个小公司如何做AI的话题?在这个AI时代,一个小公司应该做些什么?我对Versa的一点介绍,就是基于人工智能公司的计算机视觉,成立于今年四月。我们的第一款产品Versa今年八月上线了。 11月份,我们实现了超过200万用户的里程碑。现在我们正朝着400万用户的目标迈进。在短短的六七个月里,我们还没有发展得不好,但是与达格斯相比,我们还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小公司,而达格斯之前已经拥有数亿用户。今年是AI时代的第一年。每个人都会认为AI需要大量的数据。 AI需要一个非常先进的技术门槛。 AI服务于一些非常大的行业,如安全和教育。所有这一切听起来像只有大公司才能做AI的感觉。今天我将重点介绍这三点,谈谈我们如何使用Versa AI,以及小公司如何才能取得AI。第一点,我们认为AI需要大量数据,我们不这么认为。在AI时代,人工智能算法比海量数据,关键词 - 数据使用的五个字要重要得多。让我给你一个简单的例子。通过自主驾驶,我们在路上安置了20多万辆自动驾驶汽车,撞上树木,撞上了空气。我们造成了很多的交通事故,后来收集数据可以使汽车的驾驶更好,使算法模型更好不是吗?但是想想使交通事故成为可能吗?自主驾驶是一种可以现在的情景解锁并不是因为我们有大量的数据,而是因为我们有非常有限的数据,我们希望能够用AI算法解锁自动驾驶仪,这个场景不是吗?我们考虑一下,不仅是能够改进了AI算法,用来提高学习能力的数据,有可能解开这个新的场景,大量的数据在解锁后只有场景的十分之几优化,所以AI和AI算法都是远比海量数据解锁场景更重要,这也是数据使用的胜利,再举一个例子,2012年谷歌确定了猫猫,他们拍摄了1000万只猫,使用了17000多个CPU,让他们的AI知道这是一个猫。当涉及到解锁g场景中,Versa的猫在2017年是像素级别的对象分类器,我们可以从背景像素逐像素解析,即使没有脱发。我们使用300张照片,这是Versa使用的数据,哪家公司没有300张照片?谁说数据如此重要?在这个时代,人工智能算法比海量数据重要得多,这也是我们赢得小公司的根本原因。第二个认为AI是一个非常先进的技术,我认为它不是。人工智能是一门技术,并不深刻,人工智能只是一种应用级的科学。我们认为这不仅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思维方式。我们做一个比喻,在许多客人面前提到了互联网思维,大概十年前我们想到互联网是技术,外部技术,是IOS技术,但是我相信大家在这里都知道互联网其实就是一种思考两个词 - 试错。那些曾经把互联网作为技术的公司已经关门大吉,并把大公司想象成自己的互联网。大多数人认为AI是技术,AI是神经网络,Versa更重要,这是一种思维方式,具体的思维方式是什么?人机分工,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您不需要知道AI算法,不需要了解,不需要了解AI模型的结构,就不需要了解sigmoid函数,也不需要了解神经网络,你需要了解什么?你需要排序你的问题,找到你的数据,然后用全世界数以千计的科学家研究的模型解决你想解决的问题。你不需要知道AI算法是什么,给你一个简单的例子,这也是Versa的日常工作,Versa有一个叫XIXI的女孩,她在Versa的工作是负责KOL的发布在微博上。她面临一个问题,微博上的KOL假粉多了一点,换上老雷。在使用她的经验之前,主要以她的经验来判断,看到粉丝的属性,看看这个KOL是多还是粉末,确定KOL不应该投票,更多是靠方法,经验当她来到Versa时,希望使用模型来解决问题,确定问题的第一步,投票不应该投票,这是一个典型的分类问题,所有AI前面的问题只有七个,关于一个KOL不应该投票属于分类问题,她收集了2000条数据,收集KOL微博所有评论,喜欢,评论,然后进行一次操作,根据数据是零还是一个,确定KOL不应该投票,就结束了,其余都特别简单。在Versa中有一个APP,现在有很多现有的APPs和模型用于分类问题,但是这三个比较有效,其实我们不需要了解这三个东西,为什么?因为我们只是拿着我们的数据,我们运行这些模型,模型的准确率达到了96%,这是o你的AI模型在Versa训练一个AI模型的简单伴侣,并在整个过程中,他不明白AI算法,然后如何有效?太快了,太好了。对于西溪来说,她现在可以把模特送给我们所有部门的小伙伴,她想和我分享她以前的经历,但是她很难用语言来结束,现在她只需要人工智能模型,新朋友也可以使用AI模型来确定KOL不应投票。 Versa在这个例子中盛行:我们有一个应用程序与许多模型,一些Versa自行开发,一些有非常经典的神经网络;无论是从KOL到架构师动态添加GPU机器,还是去社区拉动新的评论,这些模式都可以解决。 Versa的员工,即使没有专业的AI背景,也会使用AI工具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Versa是一家以AI思维向每一位员工争论的公司,这也是我认为小企业在这个时代能赢得的重要原因之一。看看人机分工,未来是怎样的?人应该做什么?人应该擅长的事情,AI应该擅长AI的事情。这就是我们认为人工智能在十多年后的合作过程,正是这种思维方式,想象一下你的孩子上高中,这不是他在学校的想法吗?第三点,Versa作为一个小公司,我们希望能够用AI来实现孩子们的梦想,现在我们看到AI正在服务于医疗,金融,安全,服务等各个方面的大型行业,我想告诉大家,这些都太严重了。人们喜欢一个童年的小男孩,假装成为奥特曼,联想做了无线电波呢?我年轻的时候就是个小孩子,今天30岁,我想把这个无线电波发出去。一种称为手势估计(Gesture Estimation)的技术姿势估计(Posture Estimation)我输入一个可以实时的图像,可以标记人的关键点,比如手和脚,虽然输入是2D图像,但是输出不是2D的, 3D,可以像这样,也可以是这样的,当然也可以是这个样子的一面。现在对于这样的事情,人们真的可以通过AI方法,通过Versa的镜头让这台收音机真正发出来。我们追求这项技术的根本原因就是为了实现孩子们的梦想,我80岁的时候,小时候就看到动画片“猫”,发现里面有大约400个小小的发明,他们已经通过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实现了,其中三百个还没有实现,Versa对我们有什么看法?我们希望每个人都可以把图画变成一幅没有绘画技能的图画,希望没有动画经验的人,可以用手机把视频变成卡通,希望每个普通人通过Versa技术的分离,没有任何特殊的效果就可以制作绿屏电影,如果有人在画布上画2D图像,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帮助他完成建模并使之可用,这是Versa想要做的事情,我们的基本愿景是赋予创造者权力,不是因为它不是一个大生意,而是对我来说那些是我们童年的梦想。 我会 喜欢告诉工程师你现在可能在研究所工作,或者在一家大公司工作,但是如果你有AI技术或者AI思维,那就创业吧。现在是你的时间,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是前格瓦拉的合伙人,我们是第一个引入购买电影票座位概念的人。第一个版本三个月后,我们和我们一样完全竞争。在我做的另一个版本两个月后,我们的竞争产品和我们的完全一样。时代是完全不同的。我们的产品可以说话。我梦想的产品和技术非常感人。所以,现在是工程师最好的创业时代,经营时代的王者转眼了,我们又回到了Google,微软,腾讯,阿里他们才刚刚起步那个时代,我们的产品可以说话,我们的产品可以占据人的思想。所以在我们的Versa希望用AI来实现他们童年的梦想。这是我一生中的第三次创业,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激。我和一个愿意投资Versa的基金分享了这个想法,我们向两个方向投标:Sequoia和True。所以,我们相信这个市场有共识,谢谢大家。